博尔赫斯诗歌

发布时间:2016-01-06 23:43:41 分享:柠宝  阅读:2841
1、<葡萄酒之歌>

在荷马的青铜杯里闪烁着你名字的光芒,

黑色的葡萄酒啊,你使人心花怒放。

千百年来,你在人们手上传去传回

从希腊人的兽头觞到日耳曼人的羊角杯。

开天辟地以来,你久已存在,

把力量和神威奉献给一代一代。

你与日夜交替的光阴一齐流淌,

朋友和快乐为你欢呼、鼓掌。博尔赫斯诗歌

在神秘的激情洋溢的诗词的字里行间,

你是玫瑰花、红宝石和小巧玲珑的短剑。

在你的勒忒河里,让别人痛饮伤心的忘怀;

我却要寻求共同分享的节日的欢快。

在漆黑、诱惑和仙影拳中间

我要用[芝麻"打开长夜漫漫。

[相互爱恋"或[血红的搏斗"的美酒啊,

有时我将这样称呼你。

但愿这不是歪曲。

2、<玫瑰与弥尔顿>

散落在时间尽头的

一代代玫瑰,我但愿这里面有一朵

能够免遭我们的遗忘,

一朵没有标记和符号的玫瑰

在曾经有过的事物之间,命运

赋予我特权,让我第一次

道出这沉默的花朵,最后的玫瑰

弥尔顿曾将它凑近眼前,http://tongxiehui.net/by/62448.html

而看不见。哦你这绯红,橙黄

或纯白的花,出自消逝的花园,

你远古的往昔魔法般留存

在这首诗里闪亮,

黄金,血,象牙或是阴影

如在他的手中,看不见的玫瑰呵。博尔赫斯诗歌

3、<月亮>

--给玛丽亚·儿玉

那片黄金中有如许的孤独。

众多的夜晚,

那月亮不是先人亚当。

望见的月亮。在漫长的岁月里

守夜的人们已用古老的悲哀

将她填满。

看她,她是你的明镜。

4、<棋>

(一)

在他们庄严的角落里,对弈者

移动着缓慢的棋子。棋盘

在黎明前把他们留在肃穆的

界限之内,两种色彩在那里互相仇恨。

那些形体在其中扩展着严峻的

魔法:荷马式的车,轻捷的马

全副武装的后,终结的国王,

倾斜的象和入侵的卒子。

在棋手们离开之后,

在时间将他们耗尽之后,

这仪式当然并不会终止。

这战火本是在东方点然的

如今它的剧场是全世界。

像那另一个游戏,它也是无穷无尽。

(二)

软弱的王,斜跳的象,残暴的

后,直行的车和狡诈的卒子

在黑白相间的道路上

寻求和展开它们全副武装的战斗。

它们不知道是对弈者凶残的

手左右着它们的命运,

不知道有一种钻石般的精确

掌握着它们的意志和行程。

而棋手同样也是被禁锢的囚徒

(这句话出自欧玛尔)在另一个

黑夜与白天构成的棋盘上。

是上帝移动棋手,后者移动棋子。

在上帝身后,又是什么上帝设下了

这尘土,时间,睡梦与痛苦的布局?

5、<另一只老虎>

我想到一只老虎。冥色提升了

巨大而繁忙的图书馆

让那些书架也显得遥远;

勇敢、天真、浴血而又新奇,

它要穿过它的树林与白昼

把足迹印上一道泥泞的河岸

这河的名字它并不知晓

(在它的世界里没有名字和往昔

也没有未来,只有确凿的瞬间)

它要跨越蛮荒的距离

要在交织的气味的迷宫里

嗅出黎明的气味

和麋鹿的沁香的气味;

在竹子的条纹里我辩认出

它的条纹,并且想见

它颤动的华丽皮肤所覆盖的骨架。

在这座行星上,徒劳地错杂着

凸面的大海和沙漠;

从南美洲一个遥远的港口

从这间屋子里我追踪和梦见了你、

在恒河两岸出没的老虎呵。

夜色流遍我的心灵我沉思

我在诗篇里呼唤的老虎

是一只象征与阴影的老虎,

一系列文学的比喻和

一连串百科全书的记忆

不是那要命的老虎,那不祥的珍宝

它在太阳或变幻无常的月亮之下,

在苏门答腊或孟加拉执行着

它爱情,懒散和死亡的惯例。

我反对象征的老虎,用那一只

真实的老虎,热血的老虎,

它屠杀了野牛种族的十分之一

而在今天,59年8月3日,

它在大草原上又铺开了一道沉着的

阴影,然而为它命名,

推想它的环境、这行为己经

把它变成了艺术的虚构,而不是

大地上行走的众生中的生命。

我们要寻找第三只老虎。

这一只像别的一样会成为我梦幻的

一个形式,人类词语的一种组合,

不会是有血有肉的老虎

在神话以外的世界上踩遍大地。

我对此了如指掌,但某种事物

迫使我进行这模糊的,毫无意义的

古老冒险,我仍然坚持着

在入夜的时辰里寻找

那不在我诗中的,

那另一只老虎。

6、<蒙得维的亚>

我滑下你的暮色如厌倦滑下一道斜坡的虔诚。

年轻的夜晚像你屋顶平台上的一片翅膀。

你是我们曾经有的布宜诺斯艾利斯,

那座随着岁月悄悄溜走的城市。

你是我们的,节日的,像水中倒映的星星。

时间中虚假的门,

你的街道朝向更轻柔的往昔。

黎明之光,

它送出的早晨向我们走来,

越过甘甜的褐色海水

在照亮我的百叶窗之前,

你低低的日色已赐福于你的花园。

被听成了一首诗的城市。

拥有庭院之光的街道。

7、<我的一生>

这里,

又一次,

记忆压着我的嘴唇,

它很独特,却又与你的相似。

我就是那紧张的敏感,

那是一个灵魂。

我总在接近欢乐

也接近友好的痛苦。

我已渡过海洋。

我踏上过很多土地;见过一个女人

和两三个男人。

我爱过一位高傲的白人姑娘,

她有着拉丁美洲的宁静。

我看到过一望无际的郊野,那里

落日未完成的永恒已经完成。

我看到过一些田野,那里,吉他

粗糙的肉体充满痛苦。

我调用过数不清的词汇。

我深信那就是一切,而我也将

再看不到再做不出任何新鲜的事情。

我相信我贫困和富足中的日夜

与上帝和所有人的日夜相等。

8、<爱的预感>

无论是你面容的亲切

光彩如一个节日

无论是你身体的恩宠

仍然神秘而缄默

一派稚气

还是你生命的延续

留在词语或宁静里

都比不上如此神秘的一个赐予

像注视着你的睡梦

拢在

我怀抱的守夜之中。

奇迹一般

又一次童贞

凭着睡梦那赦免的功效

沉静而辉煌

如记忆所恢复的幸福

你将把你生命的那道岸滨交给我

你自己并不拥有。

投身入静寂

我将认清你的存在那最后的海滩

并且第一次把你看见

也许

就像上帝必将把你看见

被摧毁了的

时间的虚构

没有爱

没有我。

9、<梦>

当子夜的钟把慷慨的时间

恣意挥霍

我将比尤利西斯的水手去得更远

进入梦的领域人的记忆

所不及之处。

我只从那水下领域带回一些残余,

但己非我的知解力所能穷尽:

朴素的植物学的草,

各色各样的动物,

与死者的对话,

远古语言的词,

有时还有一些恐怖,

真正是假面的面孔,

白昼给予的一切都无法与之比里。

我是人人,我是无人。我是别人,

我是他而不自觉,他曾见过

另一个梦我的醒。他评判着

他置身局外而且微笑。

10、<失去的公园>

迷宫不见了。一行行整齐的

尤加利桔也消失了,

剥去了夏天的华盖和镜子那

永恒的不睡,这镜子重复

每一张人类面孔、每一只蜉蝣的

每一个示意。停摆的钟,

纠缠成一团的忍冬,

竖立着愚蠢雕像的凉亭,

黄昏的背面,鸟的啁啾,

塔楼和慵懒的喷水池,

都是过去的细节。过去?

如果不存在开始和结束,

如果将来等待我们的只是

一个由无尽的白天和黑夜组成的数目,

我们也就已经是我们将成为的过去。

我们是时间,是不可分割的河流,

我们是乌斯马尔,是迦太基,是早就

荒废了的罗马人的断墙,是这些诗行

所要纪念的那个失去的公园。

11、<星期六>

外头是落日,时间中

镶嵌的宝石,

深沉的盲目的城市

没有人看见你。

黄昏沉默或歌唱。

有人吐露出渴望

钉住在钢琴上,

总是,为了你无限的美。

不管你爱不爱

你的美

总是时间赏赐的奇迹。

你身上的幸福

犹如新叶上的春天。

我什么也不是

只是这样的渴望

在黄昏中消竭。

你身上的美妙

犹如剑锋上的寒光。

黑夜使窗栅更加沉重。

冰凉的房间里

我们象瞎子摸索着我们两个的孤独。

你的身体的白皙光辉

胜过了黄昏。

我们的爱里面有一种痛苦

与灵魂相仿佛。

你,

昨天仅仅只有完全的美

而如今,也有了完全的爱。

12、<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

绝望的落日

荒郊的月亮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

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

我父亲的父亲

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

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

死的时候蓄着胡子

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

我母亲的祖父

那年才二十四岁

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

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

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

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

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

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

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

关于你自己的理论

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

我给你我的寂寞

我的黑暗

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看了博尔赫斯诗歌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