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泪恨归天的征文

发布时间:2020-07-16 13:08:04  阅读:0

秋风冷,夜微凉,这所破屋里,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昏睡,床板似钢,布衾如铁,冰得她没有一丝温度,她不知在这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已昏睡了多久。恍惚中她记得宝玉来看她,仿佛宝玉还在屋里,在她身边……她不由自主的回忆起在贾府的那些日子,一件一件,历历在目……

她记得那年自己很小很小,刚刚能分辨的出这个世界的轮廓。赖麽麽牵着她的小手,把她带到一位慈祥的老妇人面前,她机械般的跪下请安,http://tongxiehui.net/by/5f0fe0b4eeddd.html她知道从此以后自己只是一个低下的丫鬟,而且是仆人献给主子的丫鬟,是这个府里身份最低下的一种。只是,她从不在意,她知道自己比别人强出很多,她从不掩盖自身的光芒,从不向别人屈服放低自己的身份。果然,她的娇美容貌,她的心灵手巧,她的聪明伶俐,渐渐赢得得贾母的欢心。不久她就到了宝玉身边,成了他的四个大丫环之一。

在怡红院,在宝玉身边,她才真正作回了自己,感受到了她从未感受过的温暖。在这里,她才品味到自己存在的价值,才感受到一个“人”应有的尊严。她知道宝玉对自己的关怀依恋,她也知道自己对宝玉那份深厚的关心与爱护,只因为他是第一个没有低着头看自己的人。她只觉得如果宝玉不赶她走,只要宝玉保护她,她就会永远在这儿,这会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大概也是她这一生最好的归宿。

可是那一天宝玉发了脾气竟说她“蠢才,蠢才!将来怎么样?明日你自己当家立事,难道也是这么顾前不顾后的?”听了这话,她只觉心中某个地方无声的流出血来,只顾反击回去,宝玉竟要撵她走,她愣住了,她第一次和宝玉吵得这样凶,第一次流下了泪,因为他竟然不懂自己的心。后来宝玉向她道歉,她就痛快的把那些扇子一把把撕碎,把心中的苦涩一点点打散。她原谅他了,也必须原谅他,毕竟只有他能尊重她。

她知道自己是个奴仆,但她从不把自己当做奴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得受别人的欺压,就得低三下四。因此她偏爱打扮的亮丽,偏爱对那些小丫头发号施令,偏爱依着自己的性子而活。她看不起想袭人那样卑躬屈膝的奴仆,看不起她们处心积虑的勾心斗角,更看不起这沾满污秽的世界。她只希望自己可以永远抬着头做人,永远活得随心所欲,永远恣意洒脱。

天气冷,她病了,又是宝玉为她请医生、抓药、为她着急,她很是感动她甚至把宝玉当作了自己的亲人,她希望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去帮助他。因此,当她看见那烧坏的雀金裘时,毫不犹豫的拿起针线,无论病势多么沉重,也无论身体多么劳累,她不顾一切的飞针走线,只为能让宝玉放心,只求自己能给他独特的奉献。当她面对宝玉看到补好的雀金裘时的笑脸,她也欣慰的笑了--身上的病痛如何抵得过这样的属于他们的欢乐?

谁料,她的病刚见起色,一场风波悄然而至。王善宝家的的谗言,使她被王夫人召去问话,王夫人满脸怒气问她与宝玉究竟怎样!她是何等聪明之人,岂能不明白话里的意思?她不卑不亢的回答。不让王夫人找到一丝话柄,巧妙地将搬出了贾母,王夫人只得暂且放她回去。但她感到自尊受到了莫大的伤害,她无法忍受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因此又病了一场。

终于,“抄检大观园”成了园中儿女的一个噩梦,撵司棋、入画,逐芳官、四儿,她当然也未能幸免。王夫人只许她穿贴身的一件衣服回去,而那个让她决心用一生守护并也尽力守护着她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拖了出去……在那一刻,在两人目光逐渐变远的那一刻,她忽然明白了,他与她之间终于还是隔了那样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那是眼神可以相会的距离,却也是身体无法冲破的屏障。她也终于明白了,原来一直都是自己太天真,只有他和她,终究是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

她回想起那天的情形,不免又动了气,咳嗽起来,她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为什么遭到那么多人的痛恨?难道只因为自己生的好?只因为自己不懂得收敛?只因为这样就得担这个虚名?她觉得自己此时无比清醒:“我知道,这个身份就注定了我的结局,我想不受压迫,不屈膝与人,是不可能的。纵使我再出众,也不过是个仆人!我知道,但我不愿这样认命!难道这样我就得受这种委屈?”

她无力的抬起手,无意间碰到了宝玉来时留下的衣服,嘴角勾起了一抹苦笑:“罢了……我还抱怨这些做什么?连宝玉都无法改变的现实……罢了……我也累了,现在解脱了……离开了那儿……再也不用管那些偏见与不公……”她只觉得头沉沉的,昏昏的……慢慢的,她看见远处有一片白雾,越来越清晰,又有一位美丽的女子,身着白衣,向她微笑……那样的笑容如此纯洁自然,有如此温暖亲切……她无法抗拒……她觉得好轻松、好轻松……她用最后的力量呼唤了一声这个世界上唯一牵挂的人,便随她而去……带着泪,带着笑……

于是,人间少了一个名叫晴雯的女子,天界却多了一位高洁的芙蓉花神。

看了芙蓉泪恨归天的征文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