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糕作文

发布时间:2020-06-11 11:38:51  阅读:0

桂花糕

中国之大,摇篮之广,我国的美食也数不胜数。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具有特色的广西风味食品——桂花糕。

桂花糕已有300多年的历史了。桂花糕洁白如玉、清甜爽口。桂花糕作文。桂花糕呈方块状,面有一条条压制的格纹,是用糯米粉、粳米、蜜桂花、饴糖等原料制成。这种食品的制作方法为先将糯米粉、粳米、蜜桂花、山泉水搅拌,加入饴糖,再次搅拌。将搅拌透的糕粉蒸上一刻钟,然后将糕粉擀平,拉成长条形,揉捏直至表面光滑,糕粉细腻为止。最后,抹上植物油,用纱布包住,捏成方块形,http://tongxiehui.net/by/5ee1a74bc5867.html解开纱布即可食用。

桂花糕为一种糕点,需细细品尝才可评出品出一股沁人心鼻的桂花香,一次要嚼上二十多口才算是品尝呢!若是囫囵吞枣,那可品不出桂花糕的独特韵味!

桂花糕经过蒸、拌、擀等工序制成,有一股桂花的清香,口感细腻化渣,入口柔,品尝时带些甜丝丝的香味和偏微的清凉,有一股让人抵挡不住的诱惑,让人觉得还想吃。

你知道吗?桂花糕还有一段优美的传说呢!相传,桂湖的桂花是杨升庵从月宫摘来的。一天晚上,杨升庵在书房睡着了,魁星入梦,问杨升庵想不想上月宫折挂,杨升庵说想。桂花糕作文。于是,魁星命西海龙王载杨升庵飞上月宫摘挂。到了月宫杨升庵看见一座宫殿和一株桂花树,他努力地爬到桂花树上折下桂枝,回到书房。后来,杨升庵进了京,考中了状元。到了明朝末年,新都有一个叫刘吉祥的小贩,他从状元杨升庵桂花飘香的书斋中得到启示,将鲜桂花收集起来,挤去苦水,用糖密侵渍,并与蒸熟的米粉、糯米粉、熟油、提糖拌和,装盒成型出售,取名桂花糕。桂花糕一经售出,便引来人们争先购买。后来桂花糕的做法渐渐改进,就变成了我们今天所吃的桂花糕了。

“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秋日,风姑娘把阵阵清香送入校园;今昔,桂花糕将桂香永久留在我们心间……

记忆中的桂花糕

舔了舔嘴角的桂花碎屑,再一次品味了下唇齿中依然残留的点点幽香。端起一杯浓茶,用杯盖轻轻拂去上头飘着的浮沫,抿一口,在苦涩而甘甜的醇香中流连忘返。然后享受般的微微眯起眼,靠着高大的落地窗,不禁掉入了童时的回忆……

小时候的许多画面早已不甚清晰,但独独不变的却还是那熟悉而遥远的桂花香。

在桂花盛放的季节,外婆总是摘下那些细碎小巧的淡黄色花瓣,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她们放入竹篮中,如获至宝地捧着带到最热烈的阳光下晒。一日一日,每个无法入睡的午后,我都会半躺在摇椅上,晃着头,嗅着那浓而不腻的清香,慵懒地观赏着那些随风而轻轻摇曳着躯体的桂花——沐浴在阳光中的她们周边泛着淡淡的光晕,略微羞涩地向人们露出醉人微笑,这怕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的画面,没有任何的矫揉作势,只有最原始的单纯自然。

悠闲的日子一晃就这么过去了,桂花原本饱满的花片也变得瘦小干枯,但这一点也无损她的美丽,反倒莫名地添了一种成熟的韵味——原本的香味依旧还在,但渗入了一股暖暖的,阳光的味道,干瘪的瓣儿透过橘黄色的灯光看,还隐约可见那一根根连着的筋脉。该做桂花糕了,一家人都“倾巢出动”,磨桂花粉,揉面团。热热闹闹,忙活好久后,才能如愿以偿地品到那缕甜甜的桂花味。

待热气腾腾的糕点全部冷却后,外婆先止住我们跃跃欲试的爪子,在慢条斯理的将几块色泽最为亮眼的的桂花糕用油纸包起来,交给我们后,嘱咐一定要一家家敲门送给邻居(外婆做的糕点那时是公认的好吃,每次做东西都要送邻居一份)。差事完成后,我们都迫不及待地跑回家,巴巴地缠着外婆索要令人垂馋欲滴的桂花糕。唇齿留香的美妙感觉总让我禁不住大快朵颐,一个不小心就噎住了,咳得满脸通红。此时,外婆便会笑骂一句“饿死鬼”,然后忙不迭的替我们倒上暖茶,拍着背为我们顺气。不多时,一大块桂花糕都被一扫而光,就连糕屑都没剩一点。桂花香伴着童年的幸福飞出小巷。

早已泛黄的记忆书页,再一次被翻开时,却仍可以惊异地发现,原以为泯灭的幸福,在那一刻,再次紧紧地缠住了心房,沉淀已久的甜蜜偷偷冒出头来——可惜的是我再也没吃到过记忆中桂花糕的味道了。

外婆的桂花糕

外婆的故乡在江南,山水氤氲的江南。

秋天的时候总是金灿灿的,天高云淡。空气中充满了宁静和喧哗。落叶躁动不安,露出些纷纭而又纤尘不染地鸣动。阳光总是很深很深地照射下来,刹那回首,古老的仿若经年。思忆穿过纷扬的灰尘回到从前,停留在农村古老的厨房内,高高的灶台上,盛着那份浓浓的爱。

江南八月桂花开,那也是儿时最幸福的时候,慈祥的外婆便会在那高高的灶台上做起美味的桂花糕,那滋味,此生难忘。

个把个八月的黄昏,外婆扫着满院的落桂,做糖酿蜜桂,再由我的一再央求下,开始着手做那香糯的桂花糕。每次我便乖乖地坐在一旁,看着她以缓慢的动作淘米,打粉,拌糖,揉捏,看粒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糯米最终在她那双满是皱纹如枯老树根一般的双手下变得柔韧有劲,殊不知外婆她那已经不再有力的臂膀下付出的多少辛酸与劳累。她花白的发丝随风飘散在漫天的花瓣之中,美的落拓。

我不时地在一旁插上几句顽童的话语:“外婆,为什么有的粉是白的,有的是黄的啊?”“外婆那些芝麻在上面好好玩哦!像小虫一样!”……然而外婆也耐心地回答着我,一边继续着自己手上的动作,一边带着和蔼的笑给我一个一个的回答“因为有些是糯米粉,有些是粳米粉啊。”“它们像小虫?那你就把小虫们吃掉吧!”那时的我并不听得懂很多,只是听着外婆那满怀爱意的声音,心里便荡漾起阵阵的波纹。于是我发现阳光透过厨房的竹帘流淌在厨房里夯实的青石地面上留下斑驳光斑,一刀刀把高高的灶台割成光与暗。

最终等缕缕白烟带着丝丝甜甜的香气由一层层高高的蒸笼上冒出,雪白的年糕嵌着点点棕黄的蜜桂如一方小碎花丝巾般典雅的托出,我开始鼓掌,开始笑着、跳着等着吃,外婆和蔼的浅笑着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块来,夹入素净的白瓷碗中给我,恍惚的一瞬间,我差点以为那就是外婆浅浅的笑颜。然后我情不自禁的抓起芬芳一块塞入嘴中努力咀嚼吞咽,未想舌尖已经被烫得通红,却任凭那清香透过毛孔弥漫全身五脏……

日光切入窗棂溅起尘埃,我也开始分不清到底是日光切割了灶台还是灶台拉扯着日光。

眼前的景物开始猛然改变,外婆的面容开始瞬间苍老最后直至消逝,而我的个头也越来越高,最后超越灶台,超越外婆…不觉眼角氤氲了温热肩膀延伸了颤抖最后流泪,分不清浑浊晶莹却越过空气划过弧线坠入手中的白瓷碗,碗里的芬芳却依旧飘荡……

灰尘轻轻漂浮在光柱上扬起像极了蒲公英的种子,再回首那高高的灶台,外婆忙碌的身影又似在眼前……

看了桂花糕作文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