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的某一天作文

发布时间:2020-06-08 11:03:29  阅读:0

指尖与文字已荒凉了很久。

很多时候,我不必解释,一支香烟为何总是一个惆怅的开场白,茶香绽放,而你还没来。

许多时候,我会被一场夜*或一阵微风惹得无处躲藏。

我曾无数次梦见你,又无数次从梦中醒来跌进夜*。在深邃的怀抱里,我像一叶孤舟。可是,我没有帆和*。

即使那帆和橹是指尖的化身。

可是文字,我依然相信你并未枯死。我要浇一把水把你灌活。要不停地灌,用尽我认识不多的所有偏旁部首。

我知道,此刻你就藏在离我不远的某个角落,在等待我提水经过。——-题记

-,跌坐在三月的风中,凝望远方的天边,http://tongxiehui.net/by/5eddaa8154070.html是一场渴望的序幕。

防不胜防的,是指间绕缠的纠结。而思绪大多飘摇不定,如枝梢,如乍寒乍暖的天气。

黯淡的光影在云层挣扎,忧伤洒落在一个叫愁眉的地方。

我的香烟,我的香茗,在孤独的指间绽开成心曲。

我再也无法恬静如水,温情的港弯荡起了微波,无声无息地撞击着我的心房。

风在肆虐着彼岸和此岸,苍茫的天空是何等的凄清,是何等的空虚。

我再也没法在风中,这个三月的上午肆意欢颜。

二,我泡好了一壶茶,我觉得有点闷,甚至可以说是很无聊。我盯着院子里的荔枝树,也可能我看的是这个三月的风吹拂的零乱的景象;这很难说得清。

当我沉浸的时候,你在远方闲逛。我等着。我只是想着你。

令我不安的是风的力度;在这个三月的某处,那个某处。你的笑声,是什么景物让你如此开怀大笑;我不去问,但那是什么呢?这时候你走进一间咖啡馆,要了一杯麦威尔,放上一粒糖;我想象得到那匙与杯碰撞的悦耳;我又想象得到那香浓的味道,在你的脸上、眉间绽开,另外还有你那天籁的声线。你不停地微笑着。然后我想象得到那个幽雅的环境,那个浪漫的钢琴的声音。然后是温馨的目光。我已经将我想象得到的都想象完了,而你还在喝着咖啡。我能听见轻呷的动作。但这一切你显然是不知道。在这个漫长而又似暂短的过程里,你丝亳没觉察到。

我想象到这些,因为我无聊,并且闷。

看了三月的某一天作文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