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小女朋友随笔

发布时间:2020-03-20 12:19:14  阅读:0

说到我的朋友,或许你不相信,大多数人们不相信,她的年纪才八岁,叫乡忆,是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梳着两只牛尾辩,虽不时髦,但我敢说,她的牛尾辩是世界上最漂亮的辫子。

她的父母来自边远的农村,据说那里到处都是山沟沟。所以,有了这样的牛尾辫,也就奇而不怪了。我的小女朋友随笔

我和她交朋友就因为她说了一句连大人也难以说出来的话。

我从漳州刚搬到石家庄,虽然我是晋州人,老家离这里不远,但我对石家庄并不熟悉,http://tongxiehui.net/by/5e74444224384.html往往是办事才来石家庄,办完事后就匆匆忙忙回去了。对这里的环境很陌生,找一个邮局寄东西,也要一路打听着才能找到。那天,我找附近的一家中国银行,银行近在眼前也不知道,问一个路边散发传单的小伙子,小伙子说他是外地人,也不知道。问了几个人都说不知道。这时候,乡忆出现了,她正在和一个小女孩在玩踢毽子,听到我问路,便拉着我的手说:“叔叔,我带您去吧。”

乡忆拉着我只穿过了一条横在眼前的大马路,便让我抬起头说:“您要找的中国银行到了。我的小女朋友随笔。”真没想到,要找的这家银行就近在眼前。我连忙说:“谢谢您——小姑娘。”

小姑娘听到我这句谢谢,连忙紧张起来,接着摇头,摇头过后,继而恳求我说:“您能再对我说一声谢谢吗?”

我问为什么?她说她经常帮人带路,但从来没有人对她说一声“谢谢”。我的眼睛立即湿润起来,连说了三句:“谢谢,谢谢,谢谢。”

我和她交朋友,不是因为我连说了三声谢谢,而是她的一句回答:“你的这三声谢谢,是我在石家庄听到的最干净的话。”然后,她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后来,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和银行打交道,每次来银行,总能见到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渐渐地我们熟悉了起来,知道了她的名字叫乡忆。我问她:“为什么叫乡忆。”她歪着头说:“我们一家从乡下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妈妈肚子里怀着我,临行前家乡的亲人嘱托我爸妈,要经常回乡下来看看,不要忘了生他们养他们的乡下,所以妈妈把我生下来后,就给我取名乡忆,也就是经常怀念乡下的意思。”

我喜欢乡忆的童心,觉得童心才是世界上最干净的心灵。每次见到她都会觉得很开心,每次见不到她,心里总是有种失落感。后来,下班尽量从这里绕,虽比平时要走的路远些,但能看到乡忆,还是很满足。

有次,看到乡忆,见她闷闷不乐,我便问她为何事伤心?她几乎要哭出来说:“今天没有小朋友和我玩了,我自个玩得好孤单。”

我这才想起来,今天并非礼拜六,为何她没去上学?我问乡忆时,乡忆反问我:“那您为何不去上学呢?”我郑重地告诉她:“叔叔已经在学校里学完了该学的,现在已经毕业了。”乡忆听了我的话,叹息了一声:“我也已经学完了我该学的,我满足了。”我追问:“你学了些什么呢?”乡忆说:“我学完了看这个世界,总看不够,总看不够……”

我不知道她的神情为何这样悲伤,看着她用小手擦擦眼泪说:“叔叔,您为何每天都来看我呢?”我被她的情绪所感染了,连笑也笑不出来了,我哭丧着脸说:“谁叫这里有一个我喜欢的小公主呢?”听到我叫她小公主,她忽然开心起来:“叔叔,您到底喜欢我什么呢?”我抚摸着她的满头乌发说:“从来都没有看到哪个女孩,能有你这么细密而乌黑的头发,你的头发长得真是太好了。”

她听到我称赞她的头发,苦笑了笑,忽然从头上掀下个假发套,她手里拿着假发套,向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您要是喜欢就拿去做个纪念吧!”望着她没有一丝头发的光头,我一时惊呆了。她却笑得很开心:“您从没见过这么光亮的光头吧?”我忙追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个八岁的、可怜的乡忆,居然是一个癌症患者,而且到了晚期,医生说她余下来的生命不足三个月了。她告诉我,他们一家从乡下搬到城里不到一年,家里就频发世故,爸爸在一次车祸中死了,肇事司机逃逸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后来她又得了这个怪病。妈妈是个出租车司机,为给她看病,多挣钱,没日没夜地加班挣钱。妈妈平时在这条路上来得多,也只为多看她一眼。她觉得时日不多,想多看妈妈几眼,每天就来到这条路上等妈妈。

我的眼睛湿润了,望着乡忆,悲伤中的乡忆,居然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

晚上的一天,天色很晚了,我忽然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在电话里她自称是乡忆的妈妈,她说了我和乡忆之间的很多事,她哀求我说:“乡忆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越来越少了,我想在她走的时候,看到她快快乐乐地走。可我居然连这点小事也做不到。”

“乡忆给我说起过您,她说她和您在一起感到很快乐,也觉得很温暖,连我这个亲妈也比不上您。所以,我冒昧地恳求您,替我照料乡忆这最后的一段时间。这孩子命苦,缺少父爱,连话也说不全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人世了。现在,现在……”电话那头,女人不忍再说下去,只是不住地啜泣起来。

我连忙安慰她:“大妹子,如果您信任我,就把乡忆交给我吧!”

以后每逢节假日,或者有了时间,我都会亲自去乡忆家里接乡忆,然后带着她去四处闲逛,只要她喜欢的,无论是看电影,还是去钓鱼,我都乐意奉陪。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人问:“这是你的女儿吧?”我赶紧摇头:“不是,这是我的女朋友。”然后对方吃惊,接着对我无休止的指责:“你变态吧,怎么会找这么小一个女孩做女朋友?”然而,他们听了我的解释无不唏嘘,连说感动感动。

其实,我也不愿意让乡忆做我的女朋友,然而这件事却是乡忆最先提出来的,她说:“大哥哥,你能满足我一个愿望吗?”看到她一副期待的眼神,我不忍拒绝,连忙点头,竟不问她所求何事。听了她说出来的愿望,我深感荒唐,但听到她说:“我在这个世上没有几天了,如果有幸做你的女朋友,也就觉得被人爱过了,即使将来走了,也不觉得再有什么遗憾的了。”

“这么小的年纪,你怎么连爱情也知道。”我吃惊地问她说。

“如果我晚知道一些,这个可爱的世界就不属于我了。”她有些近乎忧伤地说。

我在叹息中答应了她的要求,但补充了一点的是:在女朋友前边必须加一个“小”字,这样一加,她就是我的小女朋友了。

在和乡忆交往的日子里,留给我的记忆里也不尽是痛苦,也有很多的快乐时光,这段时光感觉很快乐,几乎影响我的后半生。比方说,我感觉到黑暗来临的时候,会让乡忆给月亮打个电话,让她问问月亮在不在家?乡忆马上拿起桌上的电话,装模作样地嘴里嘟噜了一阵子,然后说:“月亮说昨天晚上绕着地球转了一大圈,今天累了闭门谢客,谁也不见。”

我顿时大笑,笑得连眼泪也喷出来了,一时竟然忘记了面对着的是一个生命不长久了的孩子。

小孩的心是透明的,心里边装着啥,一看就会知道。有一天,我们在外边玩了一整天,准备把乡忆送回家时,乡忆忽然说:“我不走,我要留在你家里睡。”我同意她留下来,她居然得寸进尺,非要我抱着她睡,并且给了我一个非常充足的理由:“我想在离开这个世界前,享受一下爸爸的怀抱是怎样的。”于是这晚,我的怀抱变成了一个爸爸的怀抱,那么宽敞,足以容纳世间的任何痛苦和幸福。

后来,我再带乡忆去外边玩,遇到路人好奇地问:“你女儿啊?”我还未做回答,乡忆便抢着说:“我是他的女朋友。”不等我解释,路人中有认识我们的人,便悄悄地和另一个路人耳语了一阵,然后就会看到问话的那个路人不住地抹起了眼睛。

想起第一次带乡忆出门,看到喜欢的玩具什么的,摊主说:“让你爸爸给你买!”她会立刻否认:“他不是我爸爸,他是我的男朋友!”从坚决否认到毫不犹豫,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不已。

在乡忆生命垂危的时候,坚持不让送医院,她说她不喜欢医院的那种药水味。晚上一点钟忽然接到了乡忆妈妈的电话,说乡忆不行了。看到乡忆时,她已经很微弱了,连说话的力气也很费力,乡忆的妈妈守候着她,不住地抹眼泪,看到我来了,连忙起来招呼我说:“感谢你这些日子以来,扮演的这个父亲的角色,花那么多时间和心思与我女儿交流,带她去游泳,打球,跑步,让我的女儿得到了父爱,她离开这个世界时已经不遗憾了。”

乡忆听到我的声音后也睁开了眼睛,她给我提出了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请求:“你能再抱抱我吗?我觉得你的怀抱就是我以后的家,以后我在天堂里忽然想家了,就会想到你的怀抱。”

今晚是一个月圆夜,乡忆让我抱着她出去转转,想最后看一眼月亮,因为她害怕黑夜,想在走的日子里亮亮堂堂的走。我征求乡忆妈妈的意见,乡忆妈妈肯定地点点头。

抱着乡忆,我们来到了经常去的小河湾,沿着小河走了好长的距离,乡忆依偎在我的怀里,声音微弱的说:“我在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几分几秒了,请你以后一定不要忘了我,以后想念我的日子里,就想想今天晚上这轮月亮,这是今年最美最圆的月亮,它将倾照着我去天堂的路。”

就这样,乡忆在我的怀里溘然而逝。这是我经历的月亮最圆的一个晚上,也是我经历的流眼泪最多的一个晚上。

一年后,我谈了一个女朋友,喜欢她的唯一一点就是和乡忆长得有点相像。后来,我们结婚了;又是一年过去,我们有了一个女宝宝。三岁的时候,女儿会牙牙学语了,说的最完整的一句话就是:“爸爸,抱抱!”我敞开怀抱抱住女儿的一霎那儿,感觉远逝的记忆又回来了,好像怀中拥抱的不是女儿,而是乡忆那颗依旧跳动着的心……

看了我的小女朋友随笔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