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谦斋寨儿令 叹世翻译赏析范文

发布时间:2020-03-06 07:19:56  阅读:0

寨儿令·叹世

马谦斋

手自搓,剑频磨,古来丈夫天下多。青镜摩挲,白首蹉跎,失志困衡窝。有声名谁识廉颇,广才学有用萧何。忙忙的逃海滨,急急的隐山阿。马谦斋寨儿令 叹世翻译赏析范文。今日个平地起风波。

[作者简介]马谦斋,生卒年不详,亦与张可久为同时人。曾在大都、上都等地为官,后辞官归隐,到杭州过富裕的优游生活。张可久说他是“簪缨席上团栾,杖藜松下盘桓”。他自己也说:“辞却公衙,别了京华,甘分老农家。”现存小令十七首。

[写作背景]这是一首感叹入仕之难及仕途险恶的小令。马谦斋寨儿令 叹世翻译赏析范文。根据作者的作品,可以想见他开始是胸怀抱负积极进取的,http://tongxiehui.net/by/5e61891c715b5.html也中了进士做了官,随着对官场的认识的加深,才逐渐淡薄功名,最后终于归隐了事。这首曲子也许是他一生的写照,但又不全是,它是整个封建社会无数有志之士一生遭遇的艺术概括。

[注解]

剑频磨:即所谓“十年磨一剑”。

青镜:青铜镜。

摩挲:抚摸。

衡窝:简陋的房舍。

山阿:山丘,山谷。

风波:喻仕途的险恶情状。

[译文]

摩拳擦掌,宝剑不断地磨。自古以来天下有志之士何其多。手抚青铜镜,临镜自照,已鬓生白发,光阴白白度过。不得志困宁地这简陋的房舍,虽有声威名谁又能了解今日的廉颇,纵然才学广大怎奈不任用今日的萧何。匆匆忙忙地逃到海滨,急急切切地隐居在山阿。就因为如今仕途祸福难测,平白无故地掀起了险恶风波。

赏析:

这是一首感叹入仕之难及仕途险恶的小令,流露了对现实的不满之意。此曲言词简短,愤懑之情溢于言表,风格苍劲奔放。根据作者的作品,可以想见他开始是胸怀抱负积极进取的,也中了进士做了官,随着对官场的认识的加深,才逐渐淡薄功名,最后终于归隐了事。这首曲子也许是他一生的写照,但又不全是,它是整个封建社会无数有志之士一生遭遇的艺术概括

看了马谦斋寨儿令 叹世翻译赏析范文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