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的欣喜散文

发布时间:2020-03-03 09:17:37  阅读:0

在我的故乡,当时的气候条件非常恶劣。大森林的夏天,虽然极其短暂,仅有二、三个月,还不到一百天,但却是极其珍贵,到处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尤其是刚刚开发建设的大兴安岭林区,原始森林以其独特的魅力,征服了所有的外来的拓荒人。

夏日的大森林,在细雨柔风的滋润和抚爱下,各种树木花草都显得格外郁郁葱葱,青翠欲滴。夏日的欣喜散文。人们置身于大森林中,就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和人间仙境一样,让人领略到祖国北疆的美丽景色,人们一旦置身大森林中,http://tongxiehui.net/by/5e5db03167a1d.html总是无比的欣喜,总是令人流连忘返。

大兴安岭的夏日总是姗姗来迟,因为当时的气候非常的寒冷,冬季十分的漫长,春季又反反复复,经历了多次的冷热交替,似乎是一夜之间,夏日就像久别的恋人般飘然飞临到人们眼前。在一场酣畅淋漓的春雨后,雨水滋润着树木花草,温暖的气息在远山近岭间尽情地挥毫写意,大自然被卷进了绿色的海洋。走进森林,满目尽收层峦叠嶂的绿意。踏着绿浪前行,连最轻柔的步履,也会牵动绿色温情的回应。百鸟在森林间自由地追逐嬉戏,百花在山野间争妍斗奇地盛开,松鼠在松树间穿梭,蜂蝶在花草间纷飞起舞。数不清的各种小动物,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奔涌出来,参加夏日的盛典。夏日的欣喜散文。飞龙鸟和野山鸡成群结队地下蛋抱窝孵育下一代,素有“四不像”之称的罕达罕和狍子无忧无虑地再森林里穿梭寻找肥美的嫩草,野兔翘首欢呼,狐狸狡猾地东张西望……那时候的大森林,宛如世外桃源,真是动物自由生长的天堂。有句话叫:“棒打狍子瓢捞鱼,飞龙扎进饭锅里。”便是对当时人们生活的真实写照。

尽管狍子再傻,兔子再多,对孩子们来说还是难以捕捉的,每每有个别家长猎取了野味,都会给其他的人家送一些,那种纯朴的民风,至今还让我回味不已。猎取最多的还是狍子和兔子,因为当时很少有人有枪,只能靠下套捕捉。就是用汽车捆木头的钢丝绳,破成细细的根状,一根就可以形成一个套,结成活节,一头牢固地拴在大树上,一头的活套按照狍子和兔子的身高,架设在它们常走的路途上,只要是有狍子或者兔子走过,一不留神,脑袋就会进入活套,然后越是挣扎,套勒越紧,直至断气为止。大人们只要在下套的路线上溜一趟,每每都有收获。在副食品极其缺乏的年代,猎取的野物成了孩子们唯一可以解馋的途径。当时就有“闻着狍子香,神仙也发慌,看到兔子肉,神仙走不动”的说法,由此可见人们对狍子肉和兔子肉的喜爱之情了。

然而,孩子们自有自己独特的乐趣和获得的食物。大家都愿意参加在山野间采木耳、蘑菇、黄花菜、蕨菜,掏鸟窝等活动,当然最喜欢和最惬意的是到河里捉鱼和互相嬉戏了,在炎热的夏日里,在清澈透明的河水中游玩,即解暑又有收获,真是一举两得。那时候故乡的小河里鱼多的让现在的人无法想象。河的两岸,每天都连续几个小时过鱼群,人们可以用铁砂窗围成的大堵网随意捞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大兴安岭地区所独有的冷水软骨鱼:细磷鱼、蜇俐鱼、虫虫鱼和许多的鲶鱼、狗鱼,鲫鱼等等应有尽有,很好扑捉。孩子们可以用阳光晒干,用铁皮架设在树枝上烤,在物质生活非常贫瘠的年代,山里的孩子们能经常吃到各种野生鱼,也算是挺有口福了。

夏日的大森林,在层峦叠嶂间,到处都充满了欣喜充满了欢乐。树木在无声地拔节,林涛在欢快地吟唱,短暂的夏日,永远地烙印在人们的记忆深处,时常在他乡异地的夏日里,悄然地在人们的遐想中溜出来,挑绣着远方的思念。故乡大森林的夏日,我一生也不会忘怀。

看了夏日的欣喜散文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