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姓名的人死去了杂文随笔

第1篇:不知姓名的人死去了杂文随笔

破败的园子东南角,一间屋子,曾住着一位老者,身形肥硕,标志性的朗声大笑,喜欢养花弄鸟,春末至秋初,翠绿的盆景、红的黄的花、叽叽喳喳的鸟儿,园子里生机盎然。

小时候常去园子里玩,不知原因,老者喜欢小孩,看着我们玩闹,调皮地逗鸟,回答着孩子们不知所谓的问题,也不恼,总是笑嘻嘻的。

后来上了小学,便很少去,忘了老者的样貌,偶尔回去路过,也是几年一次,远远看一眼,屋子没有什么变化,鸟笼、花草,只是多了两只*,一大一小,一黑一黄,很是骇人,不敢靠近。

忘了最后一次见到老者是什么时候,貌似是冬季?今天偶然路过,却见屋子已败,没有人气,屋外挂着一只破旧的空空的鸟笼,屋前堆着些乱物,两只*依旧在,不知是不是曾经的两只,链子锁着,有生人也不吠。

哥哥说,老人去世了。

不知老者在这里住了多久,我四五岁的时候便在,那时候应该也不是老者,50?60?不清楚,对于小时候的我远不如花鸟重要。也不知他姓甚名谁,只记得喊的是爷爷

未完,继续阅读 >

第2篇:人死了,是不是就到天上了杂文随笔

一五年年底,我的外公去世了。

出殡的那一天,天上下着小雪,让东北的天气更冷了三分。我们在清晨的公路上走着,旁边不断的有货车疾驰而过。

仅有七岁的妹妹问道:“人死了,是不是就到天上了?”

母亲忍者悲痛无法回答,我安慰她到,是的,外公就是去天上了。

她答道“那外公就可以给我取星星了!yay!”

是了,她原本就是外公生前最宠爱的孩子。外公年轻的时候吃过苦,一辈子都不敢乱花钱,即便是我年幼时想在公园的小卖部里买一瓶饮料,他也是不准的。可轮到妹妹,他就什么都买了??我曾戏称若是妹妹要的化外公连星星都是摘得的。

外公笑了,说别说是星星,月亮也是摘得的。

我无语的看着我的亲外公一脸慈爱的看着我妹妹。

如今外公走了,便再也没人宠着她让她随便玩了。

后来妹妹长大了,跟我讲说天上是没有神仙的,所以外公不可能住在天上那么久。

大姨匆忙打断,你外公他是去美国治疗心脏病去啦,等治好了就准备在那里住,因为那里空气好!

妹妹哇的一声哭出来,“那他是不是不要我了?”

我没办法回答她。

后来,我申请到了美国的学校,准备到美国读书。临走时,妈妈和妹妹哭的一塌糊涂,我安慰她们说,没关系,我12月节就回来啦。

妹妹却说,姐姐,你可千万别像外公一样,都不回来了。

我愣了一下,就安抚到,姐姐一定回来。

她又说,嗯嗯,那你要是见到外公,一定要让他回家,告诉他

未完,继续阅读 >

第3篇:不知不觉我一个人生活了一年的杂文随笔

时间在手指缝中溜走了,工作进入了倒计时,不知不觉我一个人生活了一年。

下班路上,随手拍

这一年,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单独生活,我想应该还有下次吧,但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毕业后,选择了一份工作,在公司的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从此,一房一床一人.

还记得那天爸爸和哥哥帮我把行李送来,他们要回去的时候,我哭了,哥哥还开玩笑说:一个人可自由了。哈哈哈哈......亦如他们当年送我去大学,我也哭了....场景竟一样。其实我不是个矫情的娃,只是一个非常恋家的孩子。原来,这都快是一年前的事了,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要结束这一个人的生活了,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这一年,关于开心与烦恼。一年里,要让我说说特不开心的事倒没有,工作上没有烦心事,尽管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就是经理要我加班的时候,我会很抗拒哈哈哈,我一直认为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还有很多其他事情做呢。当然,作为职场小白,该加班的时候还是得努力加班的。开心的事很多,第一:工作了,可以经济*了,离开学校后,就再也没有去父母那要点经济支持,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第二:认识了我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同事,虽然她在我入职不久后就辞职了,但是我们现在还是经常约在一起,友谊长存!……开心的事是碎碎念不完的,但是我记得这一年我经常嘴角上扬。

这一年,那一份努力,让自己

未完,继续阅读 >

第4篇:不要等到人走了,再去怀念杂文随笔

*人不太喜欢直接说死这个字,所以若干年以后一般都用走了来形容,这个字倒也巧妙,像是开始一段新的旅途,前路漫漫都是未知的世界。

霍金老先生已故,今天打开朋友圈铺天盖地的都是他逝世的消息,转发他的丰功伟绩,介绍他的伟大,为他惋惜,可是这却是我中学过后第一次听到有人在谈论他。我想在明天怀念伟人霍金的,除了从事他这个领域的人士,或者老师、中学生还会提及他,还有人会吗?也许在某个角落,我甚至不确定有多少人是听说过他或者但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又有多少人知道他的丰功伟绩。

无独有偶,朋友圈这样的消息常见的很,今天让我们共同怀念这位歌手,明天让我们一起感谢那位科学家。可是,到底是为什么他们只有走了以后才会被我们想起?让我想起了2016年4月,是前nba洛杉矶湖人队篮球队员科比退役前的最后一场比赛,此后再无飞侠,那一战年迈的科比如天神下凡狂砍60分,他是一代人的青春梦,也是刷爆朋友圈,记得当时有一个梗,有人说,科比的足球技术是值得肯定的之类的评论,不知道是一帮不懂球的人跟风,还是恶搞;但无论怎样,你连他本人都不不知道干什么的,何谈纪念?

发生在我们身边,普普通通的人也很多,有的人从早到晚的因为工作忙碌,下班后还有接不完的应酬,可是当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父母却在慢慢的老去,你却没有时间在陪伴

去年10月,王

未完,继续阅读 >

第5篇:不知人性杂文随笔

刘墉在《你不可不知的人性》中写道:“因为人性丑恶,所以你不能不认识它,因为人性向善,所以你不能不谅解它。”

这本书就像一把手术*,切到人心深处,绝对是血淋淋的。虚伪的*被揭开,*后的嘴脸多么可憎!如果不去了解,就会被伤害,为了安全,你自己也戴上*。*很美,它让你看上去不再另类,但*后面的你,还能坚守住最初的善良吗?

书中有很多精*的句子:

矮子总爱看别人的鞋子,*子总爱看别人的帽子,那鞋子是不是垫高的,那帽子是不是遮*的。

一个失意人,能在一群得意人间谈笑风生,略无惭*,才是有骨气;一个得意人,能在一群失意的朋友间,让人想不到他的得意,才是会做人。

夫妻之间,朋友之间,亲子之间,当你有话要说的时候,先常想想,我这话于事有没有补?既然无补,说了又何益?如果你说了,只是图自己痛快或是给对方一个羞辱,那你得到的结果一定是——恼羞成怒。

人性很有意思,就好像抓你的皮肤,轻轻地抓是“痒”,重重地抓是“痛”,轻轻地打是“拍”,重重地打是“揍”,问题是每一个人的感觉不同,抓多重是“痒”,抓多重又是“痛”呢?什么玩笑是“幽默”,什么玩笑又是“讽刺”呢?

行善的人,即使是伪善,也比那些只有善心,却没有一点善行的人高明,因为无论如何,善行是真的,无论如何,他行了善

未完,继续阅读 >

第6篇:不要怀念过去,过去已经遗忘了你的杂文随笔

好多人会有这种情况,就是会对曾经的人念念不忘,或者说对方多好多好,在一起多久多久。。。

然而有什么用?现在在你身边的又是谁?去想念,去怀念,意义何在?你在怀念过去,过去可能已经遗忘了你!

有人说我想的开,这不是想不想的开,人这一辈子也许最难过的关就是感情了,如果能做到不困于情,不乱于性,不念过往,不畏将来,便是好的。

我从不怀念过去的人,当初在一起我做到问心无愧,分开后我是不会再去想念,两个人既然走到结束的一步,就说明之间已经两无相欠,又何必困住自己呢!

每一段感情都该用心去呵护,珍惜,而不是身边有了人,心里再去想以前,做不到就不要去开始新的恋情,这样对谁都好!

每当看到新闻为情自杀的人就令我心痛不已,为什么不能好聚好散,非要走那一步么!

就如释迦摩尼说,无论你遇见谁,他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我们应该珍惜并感谢每一个在我们生命里出现过的人,他们的出现总会教会我们一些什么!也许有些人会让我们伤心,但也有让我们开心的不是吗。

我们应该微笑的接受出现的人,也微笑送走要离开的人,有些人一别就是一辈子,一个转身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愿所有的人都能遇见一个只因为是你我才喜欢的

未完,继续阅读 >

第7篇:不知道起什么名字的脑洞杂文随笔

就只是闲的发呆的产物……

有一搭没一搭地写……

没提纲没设定……

纯粹是一个工科girl孤独的狂欢。

第四日深夜,苏涵依旧是盘腿坐在庭院里的银杏树下发呆,一边回想这几日发生的乱七八糟的事,一边担心屋子里那个昏睡不醒的人突然醒来发狂,最后又为整整四天没有修习肉痛不已。

四天前苏涵见到了许久未见的子炎,被带到这荒原中的一座庭院里。

苏涵初见这庭院里的人,一入眼便是垂在枕边的银发,清冷苍白的脸。

“惊为天人”。

苏涵首先想到这四个字。

再仔细端详的时候才发觉这张脸无比熟悉,熟悉到难以置信。

“师父?”苏涵脑子里一片空白。

“是阿源。”

踏着月光走进屋,蹲在源的床榻前,鼻子**的,终究是忍不住想哭。

苏涵把脸埋在手里。

“阿源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苏涵闷闷地流着泪,感觉到后颈被一只*凉的手碰了碰。

源一手撑在床边,伸手戳了戳闷着哭的苏涵。

苏涵抬起头的时候,惊为天人四个字再一次跳进她心里,对着源烟灰*的眸子,她有些反应不过来,月光映在源披散的银发上,亮着星星点点朦胧的光,除了熟悉的轮廓,与初见时的源没有丝毫相似。

苏涵有些呆,脸上还有泪痕,手还举在半空。

“你是谁?”

“阿源。”

苏涵回过神,想回答时听到屋外子炎的声音,她站起身时子炎已经走进来:

“我想着你应该醒来了。”

“这是苏涵……你多半是记不起来了……不过你记得我告诉

未完,继续阅读 >

第8篇:去你的生老病死杂文随笔

(一)

村子里每年过会的时候,都会请戏班子过来唱三天大戏。届时,卖各种玩意儿、吃食儿的小贩们就会推着满满的小推车从四面八方赶过来,还有耍杂耍的手艺人也都乐意来凑个热闹。

太姥爷爱看戏,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被接来看戏,我的任务就是帮他背板凳,陪他看戏。许是因为这个,木讷寡言的太姥爷挺喜欢我。

开场的一刻钟,我总是装作饶有兴趣听得懂的样子,勉强听上几句,然后就一脸不屑地指着台上的大花脸开始嚷嚷:“唱的什么呀,不好不好,不听了!”

太姥爷瞥我一眼,大手一摆,就是道特赦令。我就开始到处撒欢了。到各个小摊贩那里逛逛,钻到戏台子后面偷看演员化妆,玩得不亦乐乎。觉得戏马上该唱完了,就回到太姥爷身边,帮他背板凳。

太姥爷上了年纪腿脚不方便,走得慢,我玩得累了,跟在他后面,比他走得还慢,他也不催我,只是每隔一会儿就停下脚步,回头看看我。每次剩下大约一半路的时候,就停下来等我追上他,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蓝手绢,抽出两块钱,塞到我手里:“收好,明天买糖吃。”

那个年代,两块钱的零花钱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来说,可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收入了,不用交代,自然会收好的,一边收,一边想着要帮太姥爷背一辈子板凳。

可惜太姥爷早早地就没了,在我还没来得及给他背一辈子板凳,还没来得及明白什么是“没了”的时候就那样没了。太姥爷寿终正寝,大家觉

未完,继续阅读 >

第9篇:我要在最年轻的时候死去的杂文随笔

当我想从那座吊桥上跳下去的时候,是一个初冬的早晨,这已是我第21次想到“死亡”了。扎曲河与昂曲河在脚下不远处汇合,界限分明的变成另一种颜*,那一年,我16岁。

事情的起源是这样的,一个骨子里本就多愁善感的青春期少女遇到了一位更加多愁善感的语文老师,即使这位语文老师是女性,即使她们之间没有产生任何与情愫有关的故事。但是,这样的相遇也依然危险万分。课堂上,语文老师草草的完成书本上的内容后,兴致盎然却语调低沉的谈到了一篇文章。时至今日,我依然无法忘记她那灰朦朦的语气,那不是尘霾般让人避恐不及的灰*,而是一种让人有些喘不过气,却又期待揭开神秘面纱的灰*,那种灰*透着美感,甚至有一丝优雅,可惜的是,如今我已回想不起她提及的是哪一篇作品。在那篇作品中,主人公热切的期待自己在最美最好之时与世别离,唯一的理由是无法忍受自己老去。

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巨大的震撼!

在那之前,我几乎不曾思考过死亡竟能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人的生命之中,我以为死亡都是可怖的,不曾想死亡能成为美丽永恒的保鲜剂。自那次课以后,我便悄悄地迷恋上了思考“美丽”与“死亡”之间的关系,这成为了我的秘密,一个让我拥有更多空间的秘密,于是,我的16岁便在与死亡的相遇中度过。

在中学时代,有许多让我从脑海无法挥之而去的映像,其中一个便是楼下院子里的那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0篇:那个死去的女孩杂文随笔

源于先前女孩跳楼众人围观的新闻,或许我的文字不够精*,不够优美,但我还是想用这样的文字说些什么。

我不是她,无法体会她的痛苦,也无法复原她的想法,仅仅是凭着自己的猜测,写给我们自己,以及那些围观者。

当恶之花绽放的时候,世界究竟是黑*还是红*呢?

她缓缓地踏上第一级楼梯,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被名为抑郁的无形的线牵引着,拖着破烂的身体向上走去。

通向天台的大门微敞,光从那里透出来。她颤抖着加快了脚步尽管现在的她并不喜欢光明,但是这次不一样。

推开破旧的铁门,站在楼顶,她用褪了*的双眼俯瞰这个世界。一切都与往常一样,一切都与过去不一样。

要跳吗?她反复盘问着自己,是就此结束这被暴风雨击打过的一生,还是活下去,继续等待不知是否会再次升起的太阳,那看不见的正义呢?

‘太阳……真的还会升起吗?还是说只有我从这里跳下去,被我的血染红的太阳才会升起呢?’她踮起脚尖,在身体向前微微倾斜,即将离开地面的一瞬间又落回原地。她彷徨不定的神情招来了路人的目光——“那里有个姑娘好像要跳楼了!”

一瞬间,千百道视线如同聚光灯一样打在她身上,灼烧着她的每一个细胞。她在生与死的边缘坐下来,眯起眼睛,没有焦距的双眼中有浑浊在慢慢沉淀。无助的目光里藏有微不可见的期许——如果我再撑过去一天,是不是就能见到太阳了?如果这一次回头,我是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1篇:老天知道了的杂文随笔

人生像是一场旅行,先要有志向、有目标,旅途过程就是一个不断经历,不断增长见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眼界不断变宽,眼里心里能容下更多。包括你我的说与做。

其实人,来到这世上,总会有许多的不如意,也会有许多的不公平;会有许多的失落,也会有许多的羡慕。但是如果放平和的心态,一切都会安好!一切都是美好!你若计较,生活处处生悲;你若理解,生活处处万岁。所以说,做人本善良,老天会更好的惦记。

做人,别骗人、欺人、哄人,坦诚相待。这是做人做事的原则性。做不到的就轻易别说,就别承诺,免得他人笑话,还说自己不地道,没有本事。拍了胸脯的事情,就是扑汤蹈火在所不惜,都要还别人的说法。有时候,自己做过的事情别以为别人不知道。也就是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吧!你做了好事或坏事不说,以为谁也不知道,但是老天会看见的,会记着的。

相信因果报应的关系吧!做人做事的实在,你若欺人,天不欺人,天会见义勇为。你若哄人,天也会看见。老人常说:天给你赐福,你看不见,感觉平常,天若给你惩罚,你会承受不起。收敛自己的不良行为吧!

做人做事都要诚心诚意去做啊!人的说和做,并不难,只要你做了本分的事,别人会自有公论。你以为别人都好忽悠,好哄。人家只是看破不说破罢了。别在人面前说一套做一套,专捡好听的说,虚情假意,这样子就离远点。在人面前装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2篇:情不知所起的杂文随笔

那日夜晚,明月当头,街边长椅上,她依偎在他怀里,他温情脉脉捋着她的发丝。朋友经过,对着他们举起手机,他开心地抬起双手,两个食指和中指直直向上竖立,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她却害羞地用双手捂住脸庞,将头埋进他的胸膛里。那个时候,她无比热爱着自己的名字,以为此刻会像自己的名字一样永恒。

“暖暖!”她有点恍惚,回过头却什么也没看见。

他曾在这条街边工作,而她就住在附近。这条路,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她也喜欢从这条路走,因为这里有她爱的人。他会趁她走过来的时候躲起来,在她四处张望怎么也寻不见他的时候突然蹦出来,手里握着不知哪里采的野花或者用纸片叠的什么奇怪东西,给她惊喜,也有时候,会给她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然后两人哈哈大笑。

三年了......她在这条路上不厌其烦地走了一遍又一遍......

前不久,朋友带来他的消息。自分别后,他便踏上了他的梦想旅途。他曾经说过,他其中一个梦想是环球旅行。走到印度的时候,他遇见了一个女孩儿,特别美好的一个女孩儿,站在他的对面,对着他甜美地笑。那一刻,他动心了。后来,他们携手走遍了大半个地球。两年的时间,他们早已成为了彼此。

她幻想着他们的故事,踏过千山万水,最终认定对方就是自己想要的那个人,他们大概修了一亿年的缘吧。她呢?也许他们只修了几百年,所以今生注定他们只能为彼此守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3篇:我不想死杂文随笔

这几天月亮都很亮,穿梭在茂密的樟树枝叶间。

人们总说,知识是财富。这是个知识经济的时代,所有人都或拼命、或漫不经心地为自己武装知识,然后赚钱,然后死去。然后,在谈笑间拿出自己兜里的知识招摇几下。

我是一半渴望地,一半不情愿地成为了那其中一员。

今晚月亮也是如此清透,以至于那上面黑斑的走势都如此清晰。我叫它黑斑,而不是树影,叫它走势而不是长势。因为我知道那是月球上的月海(也就是低洼处),而不是吴刚日日砍伐的桂树。

古人是不明所以的,他们没有宇宙飞船,也没有探测器,甚至不知星球为何物。所以他们认为,而非比喻,月亮为银盘、为月宫。上有桂树,有吴刚。他们听到嫦娥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啜泣,玉兔日复一日拿着玉杵碰撞着捣*罐的声音回荡在清冷的广寒宫。

古人亦是不知日月地三者的运动关系的。他们看到月亮缺了一块,便当它是消失了;看到满月盈盈,便晓人将团聚。所以他们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晴圆缺。他们说,明月何时照我还。多么无知又可爱的古人。

随着一无所有的我在尘世呆得越来越久,我逐渐获取的这些东西,是会吞噬我的,是会温水煮青蛙一般夺走我的生命的。

当我拥有完整的生命的时候,那是什么时候?小时候我第一次感受到大晴天偶尔落下的水滴时,我觉得是飞机上的人在往下倒水。后来,他们就没法往下倒水了,因为发明飞机的人把飞机上的窗户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4篇:不知不觉变成社交恐惧了吗杂文随笔

今天晚上和朋友分享了一个链接一个好玩的东西

就是想要成为一个有趣东西和你分享

但是并不需要事无巨细都分享比如打探你近况的存在

假装自己很酷在结束这个话题之后就不再说话

忍住打出“嘿你最近怎么样了?”这句话

因为害怕对方回答一句“就这样~”

尽管带了一个波浪号但是你也能感觉到她可能只是在假装聊天

你不想要这样的感觉于是你选择不成为这个提问的人

话题完结大概十五分钟后

她突然问了我一句“你回来了吗?”

她成为了这个提问的人我也很乐意成为这个回答的人

于是我们又互相分享了近况分享了彼此生活中有趣的和不怎么有趣甚至有些艰难的地方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忘记了与人交往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害怕被别人无意地拒绝

只有在十分确定对方也是在敞开心扉的时候

才会愿意透露自己的想法

不自知这样原来也是社交恐惧的一种体现

我们越来越觉得不要去打扰别人的生活想养成一种“*”的习惯

但是渐渐地却变得抗拒去接受

如果每一个人都在准备接受对方伸出的手

而手却只有一双

那么剩下的人就注定要等待一段长长的日子吗?

今天和同学去吃快餐的时候

各自的饭菜都上了就开始吃而不是等到上齐之后才吃

吃饭人很投入地在吃饭没有吃饭的人只能干等

期间也没有人讲话

一开始吃饭的人很快就吃完了

然后没有吃饭的人才开始吃饭周围的人只得干等

如果一群人出去吃饭不交流只是互相玩手机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5篇:我明白了向死而生的杂文随笔

北美豹猫安凡的*一直不好,一次碰到他的班主任兼*老师,我无意间提起,说不知怎么办,看他也有花挺多的时间去背,但就是背的很*苦,总记不住,就是记住了也很快忘。

他的老师苦笑着说,没法,现在的*对于这些孩子确实难理解,只能硬背。他说比如说书里的向死而生,让这些才刚十几岁的小少年如何能够理解?只能硬背呗。

是啊,才初生的太阳,如何知道夕阳的悲凉?

我从小身体不好,大毛病没有,小毛病不断。在矫情的中二年纪时,没少想过死亡。但那个年纪,有些大的伤疤便是功勋一般,可以拿来炫耀的。记得有一个小伙伴学骑车摔断了手臂,大家更是组团来看她那打着石膏的手,俨然是了不得的成就。死亡,于我们,不过是挂在嘴上的漂亮词句,为显示自己生命的深度强行言说的愁,最多不过为书里剧里的人物掬一把泪,代入一番罢了。如今想来只觉得好笑。

也曾臆想过各种死法,将书里看来的一一代入。嗯,失乐园的那种死法最为幸福,不过死后难免难堪。但心里很清楚,懦弱胆小如我,虽然曾叫嚷不想活太长,曾叫嚷当生活质量无法保障时,死才是解脱,但心里很清楚,即使真的走到那一步,我是不会有勇气自我了结的。我只是一介又怕痛又怕苦还怕死得难看的凡人。最好还是*死,没有什么痛苦,只是费用不菲,需要努力攒钱。

人到中年,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是,死亡不再遥远。在周围,亲朋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6篇:不经意间,又过去了一年杂文随笔

多难得,我突然想开始记录自己的生活了,期间,我有过一段时间写日记,因为那段时间陷入爱情里面,总想为了某个人记录一些记得住的和忘不掉的回忆,后来恋爱失败,也就没有再写什么。转眼间,已经过去一年,美好的回忆让人难过,不好的回忆让人更痛苦,每一段爱情都是一场语言事件。成功的爱情培植出一套排他性的私密语言,人们将获得语言的信任和依赖,而失败的语言总会留下一套失败的话语,语言成为回忆,也成为禁忌,再后来,也写过一段时间句子,看起来郁郁寡欢还有点文采,总感觉短短的几行字就能把心情表达的一干二净很通透,其实也没有。无非是在告诫每时每刻的自己,而多半的状态是并不快乐的,禁忌滋生碎片化的自己,我曾爱他太用力,花光了我所有力气,love,me,little,love,me,long,那时我还不明白。

34岁生日是陪他在泰山过的,35岁生日那天之前的日子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期间接到过很多次他喝醉了半夜给我的电话,有的接起来有的没有,他发信息来说明天他过生日,能不能晚上陪他吃顿饭,于是我给楼下的蛋糕店打了一个电话订了一份蛋糕,答应了陪他吃饭的要求,去了之前我们常去的料理店,其实之后离开他很多我们一同去过的饭店,我都没有再去过。往后,七月到九月的日子里我们见了大约四次,我知道这次我又完蛋了。

我劝了自己很多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7篇:忘不了杂文随笔

许久没有再画画,今日临时兴起,买宣纸三尺,大脑一片冲动计划着要重拾一下当年学画的感觉,回到家却蓦地盯着纸张出了神,陷入过去的场景,想起过去人。忘不了。

小学二三年级,我又换了一个学画的老师,就是我所在小学的美术老师,兼任特长班教学。这个老师实在是漂亮极了,至少我记忆里的旧照片中她仍是个美人。大概那时候她在我眼里就好似金庸笔下的神仙姐姐。所以由她教我国画与素描,我是打心里美到开花的,现在看来就是死心塌地吧。

正是和她接触的这些岁月里让那个年纪的我不止一次认真怀疑了自己的性取向。

怎么说呢,那些日子我天天都在盼望周二和周四的到来,因为那是我学画的日子。那样意味着我可以在画室和为数不多的十几个同学共同与她相处几个小时,而不像上课时五十来号同学分享一个她,当然,美术课我也喜欢,只要可以见到她我就十万个愿意。为了多见到她,我曾经在广播室广播时张望校门口她来的方向,为了在她进来签到时可以和她说上两秒的话;为了见她或者课间在楼道窗台向下张望搜寻她的身影,她出现我就会心跳加速一阵阵欢喜;学校教职工篮球赛我抱着书包站在一旁加油助威眼神却丝毫不动只盯在她身上。。。

早熟的我早就因为这份狂热而一遍遍问过自己。

有一次国画课上她做示范,画什么我忘了,练习时间跑来我这边指点,转身离开时不小心打翻了我的涮笔筒,棕黑*的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8篇:坟墓与活死人杂文随笔

人总有从未被激活过的情人,情人可能/曾经/只能在心?。ta们作为心?的情人,随著日子慢慢成了一个纪念的坟墓或活死人。

坟墓,有碑有文,铭刻著为谁而立,可能真爱过,可能是上天欠了你们的缘分,反正只留下了此碑此文。活死人,ta,你的情人,ta还是ta,但对你的意义已经不一样的,ta还是初见般的好,可惜就可惜你俩都无法染指,因此ta跟死了没区别,ta会走会动,但没了/从没有灵魂与你沟通,如同瓷娃娃。

然而,对于另一类人,“喜欢你,与你何干”。情人也好,坟墓也好,活死人也人,都一样。爱从来都只存于心,即便公诸于世,还是一样。爱就是爱本身,这种爱可以凌驾一切,也可能啥都不是,你,ta,情人都只是一种灵魂附属,自身的附属,只是有些附属寄情于人于物罢了。

张小宝有句格言,“不是好不好,是他先走到了她心?。”

未完,继续阅读 >

第19篇:去夏的杂文随笔

近来海的温度突然又凉下去,不知是否因为,这片海的最后一只人鱼上了岸。准确地说他是一只海妖,孤单海妖。某块礁石里栖息上百年又上百年,赤身裸体,逝去的历史都说你将是这片海最后的孤独和守望,不要走,留下骨架也总比一无所有来得好。

数年来他拥有的是带刺的螺壳和幽暗的海潮,也没听过岸上传颂的爱情故事。

他甚至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生来的海妖一族只剩他一人。刮风的日子,浪涛骤起的日子,他跳上礁石,极长的尾上生出尖锐的刺,刺上又覆盖着柔软翕动的泛着光的薄膜。定期他用破碎的扇贝壳划断自己藻绿*的发,身体有时黏上发亮的浮游生物,他像*的灯潜入水底,怀抱着??在海底闭目漫游。

后来他遇见那个落水的男人时原本也想无动于衷的。

海妖应当高贵而冷漠,你是海,海是你,当你离开,海就变得冷,凝作*,后来渔人便无法出海,浪也失去束缚,最后海妖要受到惩罚,不是人人都有追逐爱情的权利,不是人人都没有生命胜作拥有生命。

海妖知道他送那个男人上岸的后果是什么。他一离开海,海就变得冷酷无比,岸上也会下雪,这些他都听说过,幸好海里还有他,那些传奇生灵如此向他传承,托给他那可怜的化作虚无的人鱼先祖的古老经验,甚至海浪触了触他的胸口说,人鱼,海妖,胸里是海的魂灵,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可是他没有办法阻止自己一无反顾地在发光的藻的映照下凝望男人

未完,继续阅读 >

第20篇:积极废人来了又该如何离去的杂文随笔

1最近网络上很流行一个词:积极废人。积极废人的含义是:

(1)爱给自己立flag,却永远都做不到;

(2)尽管心态积极向上,但是在行动上却宛如废物;

(3)间歇性享乐后恐慌;

(4)时常为自己的懒惰自责;

不知道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人,中*了没有?对于积极废人,我们还有其他一些类似的通俗易懂的解释: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说的做不到,想到做不到等等!于是,很多人都对积极废人大批特批,不断地嘲讽挖苦和打击,有的人也在不断反思和检讨自己——我自己算不算是一个积极废人呢?表面上看来积极废人一无是处,令人唾弃,实际上他们还是有存在的意义和价值的。

2我的一个朋友,每到新年或者每个月的月初都会给自己制定一大堆计划,而且这些计划基本上都是不符合实际的,比如本月减肥10斤,读书10本等等,而到了月末的时候,体重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3斤;书的确是买了10本,结果只是打开了第一本第一章的第一页而已,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那么他在这个月里做了什么呢?本打算去健身房,看到外面一阵凉风吹过,就回到屋子里;本打算看书,一部新电影上映,就忍不住看电影去了;心想减肥,但却安慰自己说,最后吃这么多,明天我正式开始节食……到了月底,发现自己好多目标都没有实现,甚至情况更加糟糕,内心中既自责又是惶恐,自责的是为什么总是做不到呢

未完,继续阅读 >